湖南手机电影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位於“有色金屬之鄉”—郴州,地處宜章、資興、汝城三縣(市)交界處。礦區麵積23.325平方公裏,現有員工1800多人,是我國鎢業的起源地,也是湖南省最大的黑鎢精礦生產基地,現為五礦有色金屬控股有限公司下屬的國有鎢資源骨幹企業。
 
 

 

友情連接
 
 
當前位置:手机电影礦業 >> 企業文化 >> 瀏覽文章
 
“慶祝建礦100周年”征文活動獲獎作品選登
作者: 佚名 瀏覽次數: 發表時間: 2015年04月15日

一等獎

同礦工幹杯
物業管理部 蘇建民

    大學畢業後,我被分配在礦山一個坑口當幹事,一幹就是兩個春秋。回想起來,多少往事,似落花流水般地逝去了,唯有喝酒這件既普通又常常掛在我嘴角的話題,一次又一次勾起我難以忘懷的回憶。
    記得那是一個淒風苦雨的傍晚,我無精打采的拿著餐具走進了食堂。對麵餐桌上一位臉上還沾有油泥的青年礦工,用渾厚的男中音對我喊到:“幹事,來,喝兩口。”未等我搭腔,旁邊兩位礦工像接到聖旨似的已把我架在座位上了。“對不起,我是滴酒不沾啊。”“那就拿瓶啤酒吧。”一位礦工在餐廳的小賣部飛快地買了一瓶啤酒,邊走邊用嘴把瓶蓋給撬開了,啤酒泡直往碗外溢,我張開嘴想把露出來的喝下,可一股難以咽下的潲水味又使我快速地縮了回來,幾位礦工相視而笑,指了指中央的幾碟菜:“來,吃些菜,多喝幾回就習慣了。”那一回,我沒醉,臉卻紅得像豬肝似的。
    有了第一回,真的就有了第二回,以至記不清有多少回了,慢慢地我被礦工兄弟那種豪放的、大山一般的性格所熏陶。這也許就是課本上古人雲:“近墨者黑,近朱者赤吧。”但我對酒仍有一種本能的抵觸情緒,然而“近礦工者似礦工也”,我總對白幹不敢越雷池一步,對有色的低度酒也敢來它個底朝天了。
    一次,我走進了礦工朱師傅的宿舍,隻見他在一張矮凳上正襟危坐,麵前較高的一張凳子上放著一個大碗,裏麵盛滿了大雜燴,他仰頭抿了一口酒,頗有壯士歸來慶功宴之樂耶,見我進來,他連忙站起來:“來,小弟,喝兩口。”隨即,找來杯子,提著一隻盛滿了五六斤酒的玻璃瓶子。隻見瓶底有一些中草藥,酒也金黃金黃的,“這是醫生給開的藥方,浸在酒裏,能治風濕病呢。”朱師傅在井下工作快30年了,過去常聽人說,他的風濕病可厲害呢,疼得他有時連腰都直不起。“這兩年,常常喝點藥酒,風濕病也給驅走了。”我剛想問他吃藥酒的效果,他倒先開了口。
    以後,我在許多礦工的宿舍,幾乎都見到了這麽大的一瓶藥酒。他們對酒精有獨鍾,感情太深了。
    一天,黨員老汪在井下整整奮戰了10多個小時,出得窿來,渾身濕淋淋的,坑口領導要我送50元錢作為獎勵,可老汪執意不肯收下,見我為難的樣子,他爽快地說道:“走,幹一瓶‘紅高粱’足矣。”那天,我陪著他真的幹完了那瓶“紅高粱”。其實,要說陪,還不如說看。實話相告我隻喝了小小的一杯,還是老汪那句帶刺激性的話使我一飲而盡的。至今,我還把那句話恭恭敬敬地寫好,壓在辦公桌的玻璃板下,我敢斷定,這輩子也忘不了這句話的:感情深,一口吞。在礦山百年慶祝會上,老礦長在台上深情三次疾呼:“我愛您,瑤礦!”這擲地有聲的表白深深震撼了在座的每一位礦工,久久地回蕩在天鵝峰上空。晚上,我與礦工相聚,連幹三杯,與礦工相比,我的酒量不知差了多少個檔次,然而,這一次我舉起酒杯,答謝礦工的深情厚誼時,全是滴滴不漏地裝進了我的心底。
    不信,你去問問我的礦工兄弟。

下一頁
本文共 9 頁,第  [1]  [2]  [3]  [4]  [5]  [6]  [7]  [8]  [9]  頁

發表評論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上一篇:慶祝“建礦100周年”征文活動評選結果揭曉 下一篇文章:沒有了

相關新聞
 
 
暫無相關鏈接

版權所有:湖南手机电影礦業有限責任公司

主辦單位:湖南手机电影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政工部 聯係郵箱:ygxzgb@sina.com
Copyright 2006-2008 Powered by Yaogangxian Mining,手机电影礦業 All Rights Reserved.
湘ICP備11006843號,審核日期:2011-05-05